书接上文,在鸟矢大桥附近的一处废弃工厂。

基安蒂在工厂三楼的阳台附近,手持狙击枪,一直盯着鸟矢大桥附近川流不息的车辆。抱怨的对琴酒说道:“我们为什么要这么早等他们啊!”

坐在保时捷副驾驶座的琴酒,回答:“虽然我还是对他的行为感到怀疑,但是。土门先生还是我们的第一目标!所以你明白了吗!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盯紧鸟矢大桥的一举一动!明白!”

趴在地上的基安蒂听到了琴酒的指令后,不情愿的回答:“好的!”

接着基安蒂继续保持埋伏的任务。

整装待发的水无怜奈和苦艾酒表示,他们也到达指定位置。

琴酒指示你们见到他们,立刻行动!

后者表示了明白。

当然,苦艾酒收在听琴酒发出的指示时。发现有些杂音,便无意间提醒了一下。表示,你的判断也许是正确的!

坐在驾驶座的伏特加不解的问:“难道老大,你说...”

坐在副驾驶座位的琴酒,对伏特加表示安静点。并且做出了“嘘!”声的动作。

懂事的伏特加立刻闭上了嘴巴。看着琴酒寻找车内可疑的来源。

在车内,琴酒寻找车无线电无线电干扰器的时候,水无怜奈那边,突然出现了异常情况!

正常驾驶摩托车的水无怜奈,用无线电耳机说道:“琴酒,我已到达预定位置!只要对方一到,我们就可以迅速击毙他们。不对,我们中了埋伏!”

但是驾驶摩托车的水无怜奈发现,她的无线电接收器居然失效了!因为在后面的的轿车,安装有无线电干扰器。自然是不会给水无怜奈求援的机会。

就在自己心急的时候。她突然发现,自己周围不知何时,聚集了最少三辆的轿车,他们呈品字形方向,无情地包围了水无怜奈。

“琴酒,琴酒。收到请回答!收到请回答!我们中计了!”

但是回答她的只有“滋,滋,滋...”的声音。

驾驶摩托车的水无怜奈看着四周不怀好意,包围自己的轿车生气的想“这到底怎么了!明明一切是天衣无缝,难道是琴酒卖了我。还是那个小鬼有问题!不会吧!如果真是这样,那么...”

来不及多想了!詹姆斯先生已经开车,驾驶到跟他平行的位置了。

此时,驾驶轿车的詹姆斯先生,用质问的表情看着带着安全头盔的水无怜奈说道:“excuseme,你好。我们有事想请教你一下。你能停下车子吗?”

在水无怜奈感到惊讶的时候,坐在副驾驶座的朱蒂老师跟她友好的笑了笑,表示我们其实可以不用这样紧张不是吗!

朱蒂探员在与她交谈的时候,她同时从腰间掏出手枪,对准了驾驶摩托车的神秘女子。

当水无怜奈看到他们,已经盯上自己的时候。水无怜奈决定,拼了!

因为不拼不行啊,在旁边,有穿着灰色西服的中年男子在用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他,身后有黑色轿车堵着他,前面还有一辆轿车,挡住她前进道路!这个怎么行!

在驾驶车子的詹姆斯先生,正在和朱蒂探员打算如何逼停水无怜奈的时候。发现,水无怜奈驾驶摩托车直接飞到前面灰色轿车的车顶了!

柯南也不敢相信,她的技术居然这么厉害!这个技术只有专业赛车手才能做到!

在灰色轿车的车内,坐在副驾驶探员,感到车顶有一阵奇怪的震动后。他惊讶的对穿着绿色毛衣的驾驶员说:“这个女子真的厉害啊!居然一下就从我们后面飞到我们的车上!”

“是啊!我们是不是应该停下来!”

“快点停下来!前面有个孩子!”

慌张的驾驶员急忙的踩了急刹车。

因为在水无怜奈飞跃到这辆轿车车顶的时候,发现一名穿着橙色毛衣的孩子,正在捡起掉落路边的足球。所以...

在惯性的作用下,水无怜奈被重重的抛在了马路中央。

所幸,孩子顺利的捡起足球,离开了马路。

她的摩托车则被抛到另外一端的草坪上,爆炸了!

詹姆斯先生急忙停车,对探员指示道:“快下车,看看那名女子到底有没有事!”

柯南他们也急忙下车,看看后者到底有没有事!

被抛在路中央的水无怜奈痛苦的睁开了双眼,发现茱蒂老师正在往自己方向走来。她想逃走,但是受到惯性影响,自己的脑部受到了严重的伤害,似乎像是脑震荡!她挣扎了一秒钟后,躺在地上,失去了知觉。

赶到水无怜奈晕倒的地方后,詹姆斯先生下意识的掀起她的头盔,看看她到底是谁!

柯南下车后,惊讶的说:“怎么是水无怜奈!苦艾酒呢!”

詹姆斯先生则看着额头上流血的水无怜奈,先探探她的鼻息。确认还有救后,表示,你们快点送医院。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后者接到命令后,迅速抱起晕眩的水无怜奈,轻轻的放到后车座,往米花医院的方向驶去...

虽然水无怜奈被送走了,但是柯南还是惊讶的说:“不对!按照正常情况,应该他是苦艾酒才对!但是,怎么会是她啊!”

茱蒂老师安慰的向柯南表示,也许你说得对。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不是!

柯南突然问道:“既然躺在这里的是水无怜奈,那么苦艾酒到底去哪了!”

一直不说话的李晓辉怀疑的说道:“是不是你的发信器被发现了!或者,水无怜奈在途中换了一下衣服,所以才造成的重大失误!”

詹姆斯先生认为李晓辉说的有道理。毕竟,按照他们在车内的叙述,在采访土门先生的时候,她的装束是ol制服。怎么在这里确实黑色紧身皮衣呢!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李晓辉说的,她换衣服了!

柯南突然想到了什么,惊慌的问:“如果他们发现了我的发信器,那么他们会不会针对毛利小五郎叔叔啊!毕竟,在他们行动之前,水无怜奈唯一接近的人就是他啊!当然,还有我和小兰姐姐。”

李晓辉认真的对柯南说:“不对!我们还是接着保护土门先生!如果我们直接往毛利侦探事务所方向赶去,那么不就直接暴露了身份了吗!你觉得我们的速度,能有琴酒的速度快啊!我想此刻,他们已经派人瞄准了毛利侦探事务所的玻璃了!就等着琴酒命令了!”

在他们交谈的时候,琴酒那边也没有闲着。

他一边慢慢的寻找发信器。一边跟已经到达毛利侦探事务所的科伦表示,不要轻举妄动。一切等待我的命令!

当然,聪明的科伦表示明白。随后,派遣几名小弟,埋伏在毛利侦探事务所的附近。等待毛利小五郎的归来...

在废弃工厂阳台的基安蒂,左等右等土门的车子还是不来。便焦躁的对琴酒说道:“喂,他们怎么还不来!”

琴酒一边寻找可疑的来源,一边回答:“别着急,基尔还没有答复。我在车里还有一些事情呢!对了,你跟我通话的时候,是不是有些杂音!”

基安蒂下意识的回答:“是的琴酒。怎么了!喂喂喂!”

原来是琴酒主动挂断了基安蒂的通讯。

在答复基安蒂抱怨的时候,细心的琴酒则在车内寻找干扰器的来源。

终于,他在水无怜奈的鞋子上,发现了用口香糖伪装的发信器!

“停车!”

听到指令的伏特加惊慌的停下了车子。

同时,琴酒拿着水无怜奈的鞋子。对伏特加说:“你从这只鞋子上,看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坐在詹姆斯车内的柯南惊讶的说:“他们果然发现我的东西了!”)

伏特加萌萌的对琴酒说:“这个不就是水无怜奈穿着的鞋子吗?这有什么问题。而且还有一股淡淡的脚臭味!”

听到这话,琴酒简直就像吐血!我让你看鞋子上有什么可疑的东西,你告诉我这只鞋子里面,有水无怜奈的淡淡的脚臭味!

看着琴酒阴晴不定的表情后,伏特加的额头留下了汗水。小心翼翼的问道:“大哥,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琴酒叹了一口气。表示,我不是问你水无怜奈的鞋子是否有脚臭味!我鼻子很灵,知道什么是脚臭味,不用你教我。真的是那么简单,我问你干什么!对了,你给我联系一下基尔。如果联络不上,说明,她出事了!

伏特加急忙的拿起对讲机,向水无怜奈的接收机问话,看看有没有答复。

伏特加如实的回答:“老大,什么都没有哎。只有类似于汽车的引擎声。难道...”

琴酒点点头,对伏特加说道:“看到了吧。从基尔一直没有回复的情况来看!她出事了!而且,看看她的鞋底,发现了什么!”

伏特加赶紧带上白色手套,小心翼翼的取下了黏在水无怜奈鞋子上面的口香糖。

琴酒随后,将水无怜奈的鞋子扔在车后,表示,把口香糖给我。继续开车,不要让他们起疑!

伏特加不知道,琴酒想要干什么,但是还是自觉的扭动钥匙。正常发动车子,向基安蒂的方向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