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炎炎,炙烤着咸阳城。

通武侯府中,始皇帝嬴政一身袀玄羽衣,虎步龙行的走在前面。一队精悍的铁鹰锐士护持在四周。

一行人缓缓地来到了通武侯府的厅堂之中。

通武侯王贲以及李慕等人躬身行礼,面色严肃的说道:“拜见王上!”

始皇帝挥了挥手,说道:“朕闲来无事,本想来通武侯府邸坐坐,没想到通武侯府竟然如此热闹。”说话间,始皇帝嬴政已经来到了厅堂的主位上坐了下来。

“所为何事啊?”

听到始皇帝嬴政的问话,太医令夏无且两眼微眯,脸上厉色一闪即逝,恭敬地说道:“右更慕大人,不思进取贪恋美色。竞许下弥天大谎称能医疮疽之症!臣是来揭穿他的。请王上圣裁明鉴!”

始皇帝嬴政眉头一皱,说道:“贪恋美色?”

“禀王上,此女乃草民之族虞氏之女虞姬。”听到这话的虞南躬身作答。

听到虞南的答复,始皇帝嬴政似乎来了兴趣。倾了倾身子说道:“哦?虞姬是哪个?”

“虞清之女虞姬拜见王上。”听到嬴政的问话,虞姬上前一步俯身拜见。

“恩。”打眼看了一下虞姬,始皇帝嬴政神情严肃的对着李慕说道:“慕卿,可有何要说?”

听到始皇帝嬴政的问话,李慕躬身说道:“臣可医疮疽之症!”

始皇帝听到此话,眉头紧皱,说道:“这疮疽之症可是绝症,自古以来无有医好者。慕卿可是想好了再说话!”

“臣所说之言,无半点虚假!”李慕斩钉截铁。

“君前无戏言!慕卿当三思啊!”始皇帝嬴政面无表情。

“臣以性命担保!”

“好!”听到此话的嬴政大喝一声,说道:“既然如此,朕变做主准卿医治这疮疽之症!若是医不活人……”

“臣甘愿受腰斩之行!”李慕神情严肃,随即说道:“若臣医好了这疮疽之症……”

始皇帝嬴政大手一挥,说道:“诬告不成反坐!朕绝不姑息诬告之人!”说话间,始皇帝嬴政神色威严的扫向夏无且等人。

听到此话的李慕一脸的肃杀,说道:“三日!自此刻起,三日之后疮疽之症不能根除,就当臣失言!甘心领死!”

“好!朕就准你三日之时!”说完此话的始皇帝威严的扫视了一下众人,说道:“诸位可有异议?”

夏无且嘴角微微翘起,沉声说道:“臣无异议!”

虞南眼中闪过一丝得意,说道:“草民无异议!”

虞姬面色担忧的看了李慕一眼,见其摇了摇头,便躬身说道:“民女无异议!”

“好!既然都无异议,三日之后见分晓!”始皇帝嬴政说完便站起身来,对着身旁的亲卫说道:“回宫!”

“诺!”亲卫躬身抱拳之后,随即四散开来,护送着始皇帝嬴政离开了通武侯府。

待到始皇帝嬴政离开,原本鸵鸟状的夏无烨立刻来了精神,趾高气扬的对李慕说道:“三日之后!看你怎么死!”

夏无且气定神闲的倒背起手,慢悠悠的说教道:“大好的仕途,竟然栽在女人手里!孺子不可教也!可悲可叹!”说话间,看向夏无烨。说道:“我们也回去了!”

听到此话的李慕不觉得有些无语,谁给你们的自信?梁静茹吗?呃好像梁静茹给的是勇气……

而一旁的虞南也是冷笑一声,对着虞姬说道:“哼,等到右更大人腰斩之后,我看谁还能当你的靠山!”

说完虞南嘲讽的看了李慕一眼,大袖一挥转身而去!

听到此话的虞姬面色一白,眼中闪过一丝凄苦,惹人怜惜。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虞姬转身对李慕说道:“是虞姬连累大人了!”

听到此话的李慕顿觉心中一痛,双手握住了虞姬的小手,怜惜的说道:“相信我!虞老先生会没事的!”

被攥住双手的虞姬顿时脸色通红,用力的抽了抽手,没抽出来,不由得有些气急,小声地说道:“你先撒手,我信你便是了!”

突袭得手的李慕,此时被虞姬羞急可爱的表情萌翻了,心中如同猫挠一般,不由得开口调笑道:“你让我撒手我就撒手?我慕将军不要面子的嘛?”

“你……无赖!”

似乎是感觉到了挣拖无用,虞姬破罐子破摔的放弃了挣脱,任由李慕将芊芊玉手攥在手心。

小脑袋如同鸵鸟一般埋在胸前,两眼紧闭,面色羞红的表情看的李慕是口干舌燥,心动不已。

此时站在一旁的王贲看着李慕与虞姬打情骂俏的场景不由得摇了摇头,这个慕,都生死攸关的还在打情骂俏……

“看不懂啊!看不懂!”王贲摇头叹息只见负手而去,“且随他去吧!”

……

由于准备的很充分,李慕给虞老先生做的手术非常成功。

除了因为缺少麻药,而致使虞老先生手术之时干嚎了半个时辰,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

时间飞逝,转眼之间三天时日匆匆而过!

伤口已经闭合的虞老先生,正在院子之中打太极!(李慕教的。)

野马分鬃,白鹤亮翅。搂膝拗步,手挥琵琶……动作行云流水,神情安泰祥和。

通过虞老先生的身体状况就可以看出李慕的医术还是有两把刷子的,最起码没医死人。

而院子的一侧,正在抻腰拔筋的虞姬,更是满怀深情地望向晨练耍枪的李慕,眼中不时闪过一丝爱意。

这位名流千古的绝代佳人最终还是被李慕拿下了。

凭借着两千多年的理论知识,李慕采用胆大心细脸皮厚的粘磨战法一举抱得美人归!

期间更是各种的占便宜吃豆腐。就差关灯入洞房了。

对于李幕这个女婿,虞清虞老先生也是表示满意,年纪轻轻爵至右更,更是蓝田大营三十万秦军总教习,手握一万重甲枪骑,这在后世,那也是妥妥的高富帅子弟。

注意:此高富帅没有伪字!

就在三人晨练之际,一声尖细的唱调响起。

“王上驾到!”

伴随着唱调声,始皇帝嬴政一身袀玄羽衣,虎步龙行的来到了通武侯府李慕所在的别院之中。

李慕虞老先生,以及虞姬立刻躬身行礼道:“拜见王上!”

始皇帝嬴政随即还了一礼,挥了挥手说道:“私下场合,不用这么正式。”说话间始皇帝嬴政来到了内宅,端坐在了主位上。

看着下首的三人,说道:“虞先生身体可是安好?”

虞清躬身回复道:“脱王上的福,虞清已症去病除!”

听到此话的始皇帝嬴政眼中闪过一丝伤感,轻声说道:“慕卿若是提前半年来到咸阳就好了。”

听到此话的李慕躬身安慰道:“王上节哀顺变。”

苦笑着摇了摇头,始皇帝嬴政面色一肃,说道:“既然虞清身已无碍,朕当给慕卿一个交代!你们且随我来!”说话间,始皇帝嬴政起身向着李慕府邸的大门走去,李慕三人紧随其后。

没一会的功夫,一行人便来到了渭水大草滩刑场。

刑场的四周,车粼粼马潇潇,无数的大秦黔首都来观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