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方赌约,现场敲定,赌局开始!

并没有什么书面协议,也不会发任何毒誓,因为彼此都清楚,这些玩意毫无用处,不论哪一方输了,都会找无耻理由无耻反悔,还会更加无耻地与对方纠缠不休。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都是这种人,谁也别说谁。

代表王家的沈云河,带着几名随从,在园子里装模作样地转了一圈,很快便搬回了三块源石。

最小的比冬瓜大点,最大的有一人多高。

“选好了,就这三块!”

沈云河神态表情间尽可能刻画着从容自然,实际上也是有一点信心的:叶凡不可能在姜家源石坊内挑出更好的源石了,这一点,他可以用近百年的从业经验来保证。

而王家这边精挑细选的三块石头,那可是沈云河亲自过手,虽不敢保证能开出来何种天阶大货,但论其品相,沈云河认为足以胜任这场赌局了。

只要盯死了,别让叶凡或唐锋,从储物器具里拿出另外的源石来作弊就行。

“不对!”

一看到这三块源石,叶凡神色有变,立即对唐锋说:“大哥,这三块石头……我敢保证,之前没有见过,绝对不在这园子里。”

作为当代源天师,叶凡一眼看过去,便能判断出三块源石的不凡之处,刚刚的挑选过程中,怎可能把它们疏漏过去。

可以断定,这三块石头必然是王家以某种手段,悄悄送进来的,绝不可能是姜家源石坊原本就有的摆品。

玩赖?

叶凡正要爆发,与姜家人和王家人争执一番,却听到唐锋说:“你已经开了一块,之前那块肯定就不算了。”

在此之前,叶凡选中的三块源石,已经开出了一株延寿宝药,虽然价值不低,却是在赌约达成之前。

已经揭晓的东西,显然不适合用来作赌。

还应该再选一块,表面上才显得公平。

“可是……”

叶凡眉头微凝,觉得有些难办:“这园子里没有品相更好的源石了,除非姜家源石坊愿意把秘密仓库里的藏品贡献出来。”

且不说有没有这样的秘密仓库,关键在于,姜家源石坊现在缺乏能够与王家人正面博弈的强力人士,就凭那几个修为低下的管事和正副两位掌柜,在北帝王腾和王家家主面前,大气儿都不敢喘一下,何来胆气与王家争竞。

他们都是属于身份低微的下人,不管是现场,还是事后,即便被王家人谋害了,姜家也不可能为了他们大动干戈。

所以明知道王家在搞鬼,源石坊这边也只能忍气吞声,视若不见。

“赢他们,不需要太好的东西。”

唐锋却慢悠悠回复:“随便挑几块,就能让他们输得清洁光溜,裤衩子都保不住。”

“来吧,你那块,我也帮你选了。”

嘴里说着,就带着叶凡去了货架那边,身边还跟着李黑水,柳寇等几个好哥们充当临时搬运工。

“姜家源石坊还能挑出来什么好货?”

王家家主有点不放心,赶紧的传音询问沈云河。

“绝对没有了!”

沈云河的回答相当笃定:“我刚刚就非常仔细地检验了一遍,而且,姜家内应(带源石进来的内应管事)也说了,近期内没什么藏品备货,所有库存都在这园子里了。”

“那就行。”

王家家主缓缓点头,稍感放心,否则,真要是不小心输了,咱们不可能兑现赌约,传出去王家的颜面必定会有所折损,对宝贝儿子的声誉也有影响。

王腾却没有在意这些,目光一直死盯着,被唐锋相当随意拎在手上的仙器荒塔。

麻痹的太随意了,姿态动作拎尿罐儿一样,一点不宝贝它不爱惜它,看着可气人了。

暴殄天物啊!

王腾就觉得,这混蛋配不上荒塔,远远配不上。

天晓得当初的荒塔,为何会选中这样一个默默无闻,甚至有些吊儿郎当的继承者。

让现场众人更没有料到的是,唐锋带着叶凡几人,来到源石货架的最前排,也就是价格最低的那一排便停下了。

接着又听到唐锋说:“就从这里面挑吧。”

啥?

开什么玩笑!

谁都知道,前几排货架纯属摆设,完全用来充数的,正经玩家再怎么眼瞎也不会触碰。

也就是少数一些赌瘾发作,输急了眼,输光了腚,丧失理性只求撞大运翻身的傻叉,才会徘徊其间,困兽一般龇牙咧嘴想来个最后一搏。

“这里面挑?”

叶凡对唐大哥的信任近乎盲目,此刻都有些迷糊了,忍不住小声提醒:“哥,这几排石头售价最低,品相也是最差的,不太可能开出来值钱的东西。”

话说的委婉,其实是:这都是垃圾,裹着层源石外皮,实际上一文不值。

从这里面挑出来的破石头,与王家那三块品相绝佳的对赌,明摆着会输,百分之百啊哥!

唐锋却摆摆手,一副稳坐江山,浑不在意:“我说了,闭着眼随便挑几块就能赢他们,你要对自己的扯淡气运有信心……这块,这个和那个……这一块看起来丑爆了,挺像坨屎,嗯,就它了!”

唐锋随便指点了四块,让李黑水他们哥几个从货架上搬下来。

自己占三块,另一块是帮叶凡选的。

疯了!

众位看官都在心中惊呼,当然也有人忍不住发出声音:“这尼玛让我闭着眼,被石头绊了脚也不可能这么搞,简直是在瞎胡闹!”

没人认可唐锋的行为举动,都觉得再怎么莫测高深,也不带这么玩的。

唯有小囡囡,眨着一双大眼睛瞅瞅唐锋,再瞅瞅那些石头,然后在黑皇耳边小声嘀咕:“我觉得大哥哥会赢,反正他不可能真的傻。”

“切!”

黑皇不敢出声,只能传音反驳:“叶黑子都不认可,明摆着就是些破石头,只是不晓得那家伙玩什么把戏而已,十有**是要玩赖。”

以小人之心度小人之腹,这其中必定有诈,但石头嘛,肯定是不值钱的,这一点,天底下没有谁能够瞒得过叶凡。

叶黑子当代源天师,荒古圣体吞金兽全得靠啃石头活着呢,这方面不可能看走眼!

黑皇就是这么想的,叶凡也是差不多观点,忍不住再度提醒:“哥,就算矮子里面拔将军,我也能挑出来几块差不多的,咱这个……”

话中含义:即便要玩赖,咱也应该面子上稍稍好看一些对不对?您选的这几块,太任性太随便了,当大家傻比加眼瞎再乘以二吗?真的哥,这样就太白了太横了,确实是说不过去啊。

“以为我不要脸了,一开场便打算撒泼打滚?”

唐锋微微一笑:“好兄弟,这就太小瞧我了……看吧,这几块石头,还真就要堂堂正正,实实在在的切上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