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巷子呢?我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墙壁,一身鸡皮疙瘩瞬间就起来了,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我们明明是前脚才从那个小巷子里面跨出来,为什么现在,却变成了一道墙壁?

刚才的那个小巷子,去哪里了?

难道是机关?我相当不服气的扑上去,使劲拍打了一下墙壁,却隔得手生疼。

这个墙壁,竟然是真的,并不是什么障眼法之类的东西……

咕噜……我咽了口吐沫,整个人也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这面墙,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

“得水,别看了,这地方太邪乎,咱们赶紧回去休息一下,然后下午就开始打听消息,找到人,了解了情况之后,抓紧撤退。”

听到秦白雪的话,我也点了点头,现在,这个黑风山对我的冲击力,实在是有些大了。

我本来以为,那水心寨就已经够邪乎的了,没想到,这黑风山,竟然也如此的够劲。

刚才还在眼前的路,竟然就能在眼皮子底下消失不见,这可有点太让人无法相信了。

对着这墙壁看了一会,的确是没有看出来什么花样之后,我跟秦白雪,才赶紧扭头,想要往回走,而这一回头,我就发现了另外一个问题。

我们现在,居然回来了,那些我们打听过消息的店铺,现在都出现在了眼前。

反倒是昨天晚上我们看到的那个,满是不知道哪朝文字的街道,却消失了一个无影无踪。

这……看着眼前的一切,我觉得又真实,又虚假。

不过从那个老哥带我们走的路来看,这条街,和昨天晚上的那条街,并不是同一条。

虽然这两条街长的一模一样,但从那条小巷子来看,这两条街,应该是平行的。

可是,这两条街,又绝对不是常规意义上的平行,反倒像是,存在于两个世界的感觉。

我一边往回走,一边把自己的想法给秦白雪说了一下,她也相当的认同。

“你说得对,我也感觉是这个样子,咱们如果从这里找那条街,恐怕就是把天翻过来也找不到,能进入那条街的唯一办法,好像,就只有那个黑风山了。”

嗯!我答应了一声,心里头也是这么认为的。

毕竟昨天晚上,我跟秦白雪,就是着了那黑风山的道,所以才误入了那一条街的。

而现在,黑风山消失了,所以,我们俩也就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对,一定是这个样子的,也只有可能是这个样子!

看来,这些所有邪乎事的关键点,就在于那个飘在空中的黑风山了。

毕竟这个鬼玩意,盯着看一会之后,就会连时间的流失都注意不到。

而这黑风山之所以可以整出来这么多邪乎事,恐怕,也就是仰仗的这个能力吧?

我跟秦白雪一边讨论着这黑风山街镇的可能性,一边往客栈里面走。

但就在我们俩到了客栈门口的时候,却被客栈的阵仗给唬住了。

因为这个昨天还看起来挺古朴的客栈,现在门口竟然挂上了白幡,这不是,死了人的时候,才有的东西吗?

难道我跟秦白雪这一夜未归,客栈里就出了人命了?

我俩对视了一眼,然后一起皱着眉头走进了这客栈,而客栈里面的布置,比我刚看到客栈的时候,还要让我震惊。

因为客栈里面,还真的就弄了一个小灵堂,而这灵堂的上面摆着的,竟然,就是我跟秦白雪的牌位!

也就是说,这场葬礼其实,就是办给我和秦白雪两个人的!?

看到这幅场景,我跟秦白雪都傻眼了,愣愣的看着彼此,没想明白,我们俩怎么就成了死人了?是触碰到了什么禁忌吗?

或者说,我们俩现在,到底还……算不算是活人呢?

店小二没发现我们俩回来了,正在那里烧纸呢,一边烧纸,还一边念叨着。

“二位年纪轻轻,就遭此不幸,实在是老天不开眼,但我们也没有办法,实在是有难言之隐啊,二位到了那边,可千万别怪我们啊,都是苦命人……”

嗯?听到这店小二的话,我接着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什么叫,有难言之隐?

还让我们俩到了那边,别怪他们?这里面有事啊!

我悄悄的攥住了秦白雪的小手,示意她安静,跟着我过去。

秦白雪这丫头也聪明,立刻就明白了我是什么意思,竟然露出了一丝坏笑,就轻手轻脚的跟我一起往店小二那里走。

店小二可能是自言自语的太专注了,愣是没有注意到我们俩,而我也没跟他客气,尽量用一种死人的声调,从他背后说道。

“我死的好惨啊,我死的好惨啊!是你害了我,是你害了我!”

我这一嗓子,直接把店小二吓得蹦了起来,连烧纸的火盆都踢翻了,一回头看到是我们俩,直接就抱着柱子嚎了起来。

“二位饶命,二位饶命啊,我,我真不是故意瞒着你们的,你们,你们别找我啊。”

“你还想抵赖!都是因为你,要不是因为你,我们,何至于此!”

店小二的话音刚落,秦白雪那尖利到刺耳的声音,就突然响起,听得我都是一哆嗦。

就这怨恨的声音,别说是活人了,就是个鬼,恐怕也得吓着。

果然,这店小二由于太慌张了,就没注意到我们俩是活人,吓得都快尿裤子了,一边往后躲,一边冲着我们喊道。

“不,别找我,真的不是我,街镇有个禁忌,就是不许告诉任何外来人,关于黑风山的秘密,一切都听天由命,所以,你们的死,真的不怪我,别找我,你们别找我……”

嗯?店小二这句话,立刻勾起了我跟秦白雪的好奇来,果然,这个街镇的居民们,有秘密在瞒着我们这些外来人。

可是为什么,那个老哥就可以毫不顾忌的告诉我们这些事情呢?

想到这里,我就决定,诈一下这个店小二,看看能不能问出点什么来。

“我不信,鬼差告诉我,黑风山有一个可以诉说一切不可说之人,只有找到他,我们才能消除怨念,你骗我,我要带你一起走,一起走!”

我对着店小二这么一恐吓,他接着就把话给说了出来。

“有,有,我没骗你们,有,但是只有一个人可以说出这些事情来,因为他是唯一一个从黑风山活着回来的人,就在465号,我没骗你们,别带走我,别带走我……”

唯一一个从黑风山活着回来的人?难怪这个店小二,这么笃定我跟秦白雪是死人,看来,曾经有不少人,都一去不返了啊。

得到了想要的消息,我拽着秦白雪就直接出了店门,刚走出去没两步,秦白雪就忍不住笑了起来,一边笑还一边拍我肩膀。

“得水,我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么蔫坏?那个小儿,都快被你吓尿了。”

“这不是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吗,行了,别纠结那个了,赶紧开车,咱们走了,465号,就隐藏着咱们想要的秘密。”

我俩激动的上了车,我心里头也是颇有几分开心。

这个465号的住户,是唯一一个从黑风山活着回来的人,也就是说,黑风山真正的秘密,他应该是全都清楚的。

而黑风山,又偏偏还藏有那个绣花鞋的秘密。

所以,我们只要能够掌握黑风山的进出法门,就可以放心的在黑风山,调查这绣花鞋的事情了,这个结果,怎能让我不开心。

本来就是抱着打听鬼屋旧事的心思来的,没想到,却歪打正着的,了解了这绣花鞋的事情。

反正都是要命的东西,先解决那一件事,对我来说都是合适的。

不光是我,秦白雪的心情也不错,开着车,一路连问带打听的,终于是找到了这个所谓的465号—一一个相当偏的小院子。

“就是这里了,你退后点,我敲门,万一有什么问题,就第一时间往车上跑。”

我给秦白雪嘱咐了一番之后,就走上前去,小心的敲了敲门,然后立刻拉开了距离。

而随着我的敲门声,这院子里面,立刻就传来了一个慵懒的声音。

“谁啊,大白天的登我的门,你们是有多想不开?等着。”

这人一边嘟囔着,一边给我们打开了门。

而这门一开,无论是里面的人,还是我,竟然全都愣住了。

因为这个给我开门的人,正是昨天救了我跟秦白雪的那个老大哥!

没想到,那个唯一从黑风山回来的人,竟然就是他!

“嗯?怎么是你们俩?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这老哥看到是我们俩,很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就招招手,示意我们俩进去。

我讪笑着点了点头,就抬腿准备往里面走。

倒是秦白雪,一看这唯一活着回来的人是他,接着就按捺不住了,一个箭步冲上去,就拽住了这老大哥的手臂。

“老哥,你是黑风山唯一活着回来的人吧?能不能告诉我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唉,怎么,我好不容易把你们从鬼街弄出来,你们还打算再回去送死?”

啥?鬼街?